主页 > 统宗修谱 > 文献谱序 > 正文

清隐先生传(年德居士附见)

时间:2013-11-03     来源:未知    作者: 詹氏网     点击:
先生讳敦仁,字君泽,初名雄,本光州固始人,祖缵,从王审知南略,今为泉州清溪人。唐末王绪作乱,劫豪杰署麾下,缵年最少,有智略,分隶审知充前锋检点使。绪猜忌好杀,遂托疾辞去。后审知都督福州,以勋旧屡征之,不起。敦仁幼聪敏,缵尝谓其子世隆曰:“兴吾家者,必此儿也!”遣从徐寅学,尝读寅所举进士赋《止戈为武》题至“破山加点……拟戍无人”之句,遂识其妙。尤长于诗,与郑缄之文、林滋之赋号为“三绝”。泾帅卢简能以其诗文与先人颇相类,辟为宾佐,辞曰“燕台梁阁,非贤不处。”龙启中以监籍升为四门义学士。王昶时,上书乞修贡京师,略曰:“祖缵事先帝起义兵,累立战功,其后辞禄就散,今退处陇,每言及先帝 ,未尝不流涕 。敦仁不敢替祖父之志 ,切思前代罢贡京师,事失于曩,宜复于今”云云。后授文林郎、士曹禄事参军。时李伏诛,命兼摄皇城司事,三辟不就,使者备袍笏强之就,加秘书省校书郎,不得已,拜之,叹曰:“承制除授,虽唐之旧,然凤翔之幸,岂得已哉 ?近者空名堂牒 ,多鬻于市 ,闾巷庸夫皆得署官, 叠命累职,非以为荣。”缴还,不听。王昶将遣致书石晋,辞不行,昶怒,始不自安。思永嘉之乱,衣冠南渡,一房流落南泉,因至晋江县,城山居之。泉乱,军校留从效杀太守黄绍,诣闽,请立王继勋为太守。时缵久谢事,因敦仁居于泉山,复征使佐之,授金紫光禄大夫行营兵马使;世隆兵曹禄事参军。谕之曰:“唐自中兴以来, 职掌皆推恩 ,初命则至银青阶 ,皆紫袍象笏 。况汝本自将家,佐我太祖南略,今日之事可即就道。”缵深切,怏怏不乐。 行次莆田,四望烟尘,怅然久而叹之曰 :“ 人生何自苦 ,就求一佳处,日与渔樵辈相与终老,此生足矣。”长夜与其妻长乐郡君陈氏起饮帐中,泣曰:“生逢离乱,远弃庐墓,与王氏共起义兵,大小三十余战 ,出于万死一生之地 。然自古忠义势不两立,当择一 佳处,共乐此生足矣。”因援笔书其柱曰:“生逢离乱,厌闻尘世之干戈 ;时服宠荣 ,若负终身之芒刺。 回首家山云尽处,放怀邱壑月明中。”投笔而作 ,夜与数骑遁去。继勋闻之 ,惧 ,使人追之,见其题柱间,始知无异图也。军士闻之,皆泣下。去之植德山下居焉(兴化军仙游县),世隆从之。其弟世修为行营兵马使,先是从王延政,据有建州 ,疆田植庐 ,其余族属分出四散 。世隆二子,长敦仁 ,次敦信是也 。敦信从父祖居植德山 ,敦仁自遁迹晋江 ,谢绝人事 , 杜门读书 。王延曦嗣国 ,世修子敬凝为监察御史,以从弟故 ,遣人至泉州 ,勉其入国属。缵卒。曦薨,殷王失驭乃止,王氏又送款于南唐。时留从效授泉州节度使 ,遣苏公诲召入泉山城,以长州和尚故庵处之。一日,与从效语 ,因乘间述古者逆顺祸福之理,且言周之三监 ,汉之六国 ,终以危亡。留夫人於屏后闻之,再三嘉叹。未几,命敦仁撰表入贡京师,乞置邸 内属。时周世宗江南有画江之约,未之见纳,由是从效不悦 ,且憾其诗有问花柳衰谢之语。其言漏泄,因请曰: “郡治之西去百余里,有场曰小溪,去场之西又百余里,有山曰佛耳,其山峭绝高大,有田可耕而食,有山水可居而安。”於是从效即以监本场为之。到任即上书 ,言本场土沃人稠 ,舟航可通 ,若益以邻界 ,因今之地 ,可以置县 ,差官从之经营整治 。 区处已定 ,请额于郡,乞以本职举副监王直道自代 ,始去之佛耳山下居焉 。为稻田 三十顷,以奉饘粥,沿堤种柳百余株,以供樵。后人目之,曰“柳洋 ”云。从效乃命王令立里号,以表其居。因采其辞有“ 崇待笃信”之语 ,名其里曰“ 崇信 ”,树乌头二柱以表其门 。敦仁自榜其居曰“ 清隐堂 ”与从效 ,以示己意 。从效由是益信,数以金陵 事 招 之 ,不至 。尝遣 使致书称为“ 清 隐先生”。又拓长州庵旧居建院,拔王氏 、郝夫人 、云台太子 、云台相公等崇孝院田 ,以养僧徒 ,且奉其入郡仆从粮屦之费 ,亦以“清隐 ”为额( 在开元寺之西 )。晋江令曾淳因之仍于城山乡立“ 清隐 ”里,以表其至泉州之始(以《清源志》考之 ,今属惠安县)。敦仁自莆田县归 ,迨居佛耳积十余年 ,有客携世隆之书访之 ,泣下,作诗曰 :“回首白云长在望 。”后于佛耳山最高处筑“ 望云亭”,以 寓 思 亲 之意,图其诗于壁。又以所居“清隐堂 ”与佛耳山相背 ,卜迁于侯洋,乃以故堂命僧行钦居之,榜曰“ 介庵 ”,时与往来答问 ,有《 清禅集 》。后从效施旧宅 ,以养僧徒 ,是为封崇院 。有诗见寄,因和之 ,亦遂拓介庵为清 禅 院 ,劝 化 里人林氏等,家田资以给僧徒衣钵之用,院复像而祠之,邑簿樊希、韩尝奉祀。院祠有“清禅旧隐古名儒”之句。望云亭废,有苦行者仍其地增广之,以直面九峰 ,古有九仙之目 ,改为“ 九仙岩 ”。后有二台僧栖钵于是。一日,白众腾空而去,又更为“ 罗汉岩 ”,名其山曰“九罗汉”。留从效薨,员外黄禹锡以讣告,作《悼麈篇》,以寓哀戚之情。尝以诗遣子诣凤山处士刘乙,时已没,将归,王令筑室以居之,不肯留,令乃遣。吏称其议论慷慨 ,深有名教,方兹建立馆室。庶几,朝夕延款,增益其所未逮,今欲弃而归之,使不得尽。究其所蕴,非惟直道无由奉教,使邑人皆无所矜式,愿为我 言,因以诗示。始家于凤山之下,作《招凤辞》以复其命。陈洪进守郡,乃里戚之旧,因至郡,与功曹刘昌言劝洪进纳土。先是潘承佑言之,不从 ,至等复言之 ,甚恳到 ,其略曰:“ 昔在中唐,权移方镇 ,弘正莫安於全魏 ,茂昭难保於中山 ,终须向阙之诚,入展执圭之礼。况今伪国以次归朝,或举族而来,或诣军而请,赐之剑履上殿。钱公资仁冀之谋,欲以口舌缓师,李氏致曹彬之讨,是非可监,事迹殊昭,伏惟太保明公顺天命之已归,发神谋而独断,朝恩叠被,宜思国势,永图归我封疆,上其符印将使万世之下,用作忠臣,遂令二郡之封,皆为顺国。”洪进始嘉纳之,即献所据漳泉二州,其表乃命制成。表中有云“区区负海之邦,得为内地;蠢蠢生民之众,复见太平。”我太宗皇帝览表叹曰:“漳泉二州之民少瘳矣!”时我宋太平兴国之二年也。即诏封陈洪进功臣,又以表辞,有“牙将宾僚,久从区画,各希太造,稍冀洪恩”之语,并许列名以闻。洪进累欲荐,勤辞不受。尝和秦隐君辞邺侯所荐之诗谢之,且归凤山,时号“凤山山人”。后洪进将入阙,复遣士曹参军陈永弼来召,仍令县令佐劝解。不就,再前韵以绝来意,续以父清隐之艰告洪进,因正其号。又因邑人之请,令本县立祠二社,遣官祭享如其礼,仍免其家丁役。祠有三:一在县治之东,谓之开先庙;一在清禅院;一在侯洋故居。先是我宋太平兴国元年 , 诏州县长吏部内有耆德年高为乡里笃信重善者 ,延问民间疾苦,吏治得失,邑令以荐,郡守孙逢吉礼加殊异,号为“年德居士”。年德之家,虽僻处山邑,每见朝廷诏报,随手转抄,目曰《太平击壤集》。有二子,长建,其次延,卜庐于道北,盖旧宅在道南,故以北为别。建、延名子,本于王令书中之语,且以识卜居 之始。尝有诗云:“建延命名,以识卜居始”。延好聚书籍,又尝书于柱,云“有田万顷未为富,聚书千卷未为贫”、“富骄原是饥寒种,贫苦皆由富贵因”,又诗云:“呼童市酒延知已,坐客无毡为买书”。邑人高其志。延之子辟庐构室,以贮其书,分经、子、文、史之目,太常少卿许当题之曰“聚书堂”,今铠始为之记。敦仁娶阙下林氏,生二子,长居侯洋即清隐之旧宅,次即,创移于芹山亭。敦仁病亟,索清禅画像,手自题曰:“ 清者其形,隐者其迹;千古虚名,一朝过客;袖手西归,风清月白。”左胁而逝, 即太平兴国四年,享年六十有六岁。葬于侯洋山先生生前自择之地。铠亦行营兵马使缵之后,叨窃元祐末第马涓榜,来摄县事,获拜公像又得其家故老出示家藏文集,读之恍然如生,敬诵其始末,乃详为传,俾来者考焉。
元符戊寅五世族孙知安溪县事詹铠书。
.
(摘自《清溪詹氏族谱》卷二十三第1页至第7页)
(责任编辑:詹氏网)

网迷评论( )

  •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还可以输入200个字

最新评论

热图特荐